首页 »

上海一庭审现场证人忽然拒绝出庭,被告当庭曝幕后真相让被害人、证人全被送上法庭

2019/10/23 12:36:59

上海一庭审现场证人忽然拒绝出庭,被告当庭曝幕后真相让被害人、证人全被送上法庭

日前,上海奉贤法院在审理一起案件时出现戏剧性一幕:大家都在等待证人出庭时,却传来证人丰某拒绝出庭作证的消息。这时被害人涂某当庭指证丰某以作出对涂某有利的证言为要挟,向其索要7.5万元作证费。

 

面对这一突发情况,奉贤区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发现丰某涉嫌虚假作证,于是向奉贤公安分局制发补充移送起诉通知书。经过进一步侦查,更多被掩盖的事实显露出来。目前,这起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、被害人、证人全部被奉贤检方提起公诉。

 

据悉,根据刑事诉讼法第60条规定,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,都有作证的义务。

 

谎称有项目,索要15万好处费

 

这事还要从2016年说起。2016年6月下旬,涂某在丰某的介绍下认识了吴某。吴某称自己的小舅子是黄浦区塘家湾地块的拆迁办主任,只要涂某愿意出15万元的好处费,就能将这个项目交给涂某。

 

到现场后,涂某见到了项目负责人曾某和李某,涂某相信了吴某的说辞,两人还打印了《合同书》和《进场通知书》,并盖了“上海新黄浦永业房地产动迁办”的公章。 接下来,吴某三番五次地打电话给涂某索要15万元的好处费,涂某总觉得事有蹊跷,就一直以“暂时凑不到那么多钱”为由拖延。等涂某再一次去黄浦区塘家湾看情况的时候,发现已经有人在拆迁了,意识到自己被骗,向警方报案。

 

报案后,涂某声称自己给了吴某等三人15万元好处费,其中向前妻刘某借了3万、向前妻的哥哥借了12万。 涂某在面对警方询问时声泪俱下地说:“我当时要求吴某签个欠条,吴某说好处费是不用签欠条的,就没签。”在案件办理期间,刘某多次打110询问这15万元有没有要回来,“我哥哥每天问我要钱,我嫂子也是,每天都在打电话,钱要不回来,我都没脸回娘家了。”中间人丰某也极力证明他亲眼看见了涂某将15万元给了李某等3人。

 

人证、物证俱在,而且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,2017年5月11日,奉贤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依法对犯罪嫌疑人曾某、李某、吴某提起公诉。

 

证人拒绝出庭露出马脚

 

2018年3月,法院开庭审理此案,证人丰某却拒绝出庭作证。涂某当庭称:“丰某让我给他7.5万元,否则就不愿意来作证。” 为了查明真相,奉贤检察院要求公安机关补充侦查。经审查,承办检察官立刻向奉贤公安分局制发补充移送起诉通知书,揭开了被蓄意掩盖的层层真相。

 

原来,这一切都是丰某、涂某、刘某事先预谋好的。

 

丰某称,他为了涂某承诺的7.5万元好处费,便谎称亲眼看见吴某3人收取了涂某15万元的好处费;同时,在曾某、李某、吴某涉嫌诈骗罪一案即将开庭之际,因法庭通知丰某到庭作证,丰某又以出庭作证资格和提供偏向于吴某等3人的供词为要挟,向吴某敲诈勒索3万元,不过吴某并没有给他。

 

警方发现,庭审结束后,丰某还曾打电话给正取保候审的吴某,以作出偏向于吴某的证言为要挟,向他索要这3万元钱,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未遂。 2018年5月17日,经民警电话通知,涂某主动至派出所投案,并如实供述了他贿买证人丰某给公安机关提供虚假证词、教唆前妻刘某向公检法提供虚假证言的犯罪事实。当天下午,民警抓获了刘某,刘某也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。2018年6月29日,奉贤检察院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对犯罪嫌疑人丰某提起公诉。

 

早已发现被骗,做伪证想反将一军

 

原来,涂某早就发现吴某3人是骗子了。

 

2016年,在被骗吃骗喝数千元后,涂某已经发现这个拆迁工程并不存在,吴某3人不知情,还在索要15万元好处费。涂某一气之下,便要报复他们3个人,也从他们3人身上非法获取财物。

 

涂某与丰某合谋,由丰某作伪证,谎称亲眼看见涂某出了15万元,同时又指使其前妻刘某故意向司法机关提供虚假证言,意图构陷曾某、吴某、李某3人。另一方面,前妻刘某考虑到涂某有钱后可以更好地抚养其二人的子女,也到派出所谎称帮助涂某借款凑钱,已将现金15万元交付给吴某等3人,并多次拨打110追逃钱款,在庭审阶段出庭继续作虚假陈述。

 

根据刑法规定,以暴力、威胁、贿买等方法阻止证人作证或者指使他人作伪证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;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 经奉贤检察院提起公诉,法院以伪证罪判处丰某有期徒刑六个月,同时,以敲诈勒索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九个月,罚金人民币1万元,最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;以诈骗罪判处李某、曾某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,罚金人民币三千元,判处吴某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,宣告缓刑一年四个月,罚金人民币五千元;以妨害作证罪判处涂某有期徒刑一年;以伪证罪判处刘某有期徒刑缓刑九个月,宣告缓刑一年。